将近二十年前,我到美国念书,刚住进宿舍的时候,被告知学校几乎所有的宿舍都是男女混居(同楼不同室)的,而且学校一切的卫生间都是gender-inclusive,换句话说,厕所不分男女,里面都是单独的马桶间,每人进去后关上自己的门如厕。而学生宿舍楼里面的卫生间同时也是淋浴间,所以不但如厕男女不分,早晚洗淋浴也不分。如果有新学生感觉这样不安全或者不舒服,可以去找学生生活办公室商量安排特别的男女分厕的居住条件。

作为一个青年中国男性,坦白地讲,开始的感觉是荒谬恐惧和好奇都有。最初的几天感觉有点不自在,进出卫生间的时候看到异性就会觉得不好意思,更不用说自己正在马桶上用力行事,而可以听到旁边的隔间来人(是女的吗)开门脱裤子坐下行事放松松口气(真是啊!)然后冲水走人(…)的声音了。可是估计也就一个星期之后,这种不适应的感觉就慢慢消失了。自己解手的时候不再会去在意旁边姓甚名谁,是男是女,具体在干什么。就算马桶旁边的壁墙上装着女同学用的月经护垫的回收口袋,隔板下面相通的地方能瞥见隔壁如厕的同学脚趾甲涂了红色或者紫色,又如何呢?做自己的事,完事洗手走人,仅此而已。

冲澡的时候也是一样,每天早上男男女女,穿着睡衣睡裤,有时候甚至只是浴袍浴巾裹一下,提着一盒子洗漱用具,打着哈欠走进卫生间,如厕的如厕,冲澡的冲澡,讨论比赛的讨论比赛,抱怨教授的抱怨教授,该干什么干什么。计算起来差不多一半的时候自己冲澡的时候旁边的格子里是个异性邻居,彼此看不到但是听得到,心情好的时候甚至边洗澡边问问是谁问好聊天,完全没有隔阂和芥蒂。只有很特别的情况,特别是上课的时间点卫生间里人少的时候,偶尔听到一个格子里有两个人在一起洗澡说话,但是除了能听出有两个人以外,听不到,也从没着意的想去听到,任何更加私密的行为和声音。

当初一起入校新生,特别是国际学生,刚来的时候,经常在吃饭或者其他场合聊天的时候说到这个问题,有欧洲的,有南美的,有南亚的,有非洲的,有信东正教的,有信穆斯林的,心路历程也都类似,先是很新奇,再是有点别扭,然后很快就习惯,这事情就连一个话题也算不上了。简单说,完全不用大惊小怪,卫生间是如厕/洗澡的地方,而大家在这个地方,不管是男是女,做的也就是这两件事而已。在学校几年,从来没有听说或者经历过一起因为gender-inclusive的厕所卫生间造成的性侵害事件,也没有听见过任何男女同学对这样的设置有任何的抱怨和不满。屈指可数的几例性侵犯事件,却几乎都和周末酗酒派对有关。

最近Obama颁布行政命令要求公立学校允许学生按照自己认同的性别(而不是生下来的性别)来上厕所,掀起了轩然大波,有些华人家长反应很强烈,认为这事情完全颠倒黑白,担心自己的孩子在“乱套”的厕所里受侵犯或者不良影响。在我看来这种担心,特别是对广大没有任何宗教背景的抱着无神论或者不可知论的华人家长来说,实在没什么必要。首先这个政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极少数心理认同性别与生来的性别不同的学生(其中不少甚至已经进行了变性手术),让他们和绝大多数心理认同性别与生来的性别相同的人能够一样没有压力的正常上厕所。其次,所谓变态大摇大摆的进到女厕所侵害女性这种情景,恐怕更多的是脑子里的想象而不太可能真正出现。第一,厕所,不管是学校里还是外面,是被警察保安如厕群众和舆论随时监督的,真正的有脑子的变态恐怕还是会跟现在一样低调异装而不是号称自己是异性而高调公开出入异性厕所。第二,我个人的亲身经历使我认为,别说这种还分男女的,哪怕更进一步男女同厕其实都没有问题。

当然Obama通过总统令绕过国会立法来试图管理这么一个主要影响在州或者地区的微观的问题,不管初衷和结果如何,这种做法首先是否合适确实有待商榷,相应的不少保守州也因此进行了诉讼。但是不接受这个政令的理由在于联邦对州权的越权侵犯,而不是被广泛宣传的这事儿有多不安全 – 到现在我也没有看到大规模性侵犯者滥用这个政令来耍流氓的报道。而至于一个人的性别认同为什么会跟生下来的性别不一样甚至要去进行变性手术来改变自己的出生性别,我觉得跟很多原来没吃过吃川菜的人上瘾之后无辣不欢也没什么本质区别,但这只是不相信夏娃是亚当的一根肋骨的我的个人的看法。

unisex_toilet_gender_neutral_bathroom_810_500_55_s_c1

 

Advertisements